小然  

【麥相】歲月靜好,現世安穩。

※If麥克是1-A的班導

※USJ事件的平行世界

※一方死亡有

全文9000一發完!希望大家能喜歡!那麼以下!

※※※


「老、老師──」綠谷慌張著急的聲音從不安的嘈雜人群中冒出了頭,「敵人這麼多,還是先找援兵來會比較好吧!老師的個性,應該是在遠處支援的吧,這麼多敵人、這麼多敵人的話──」


麥克回過頭望向那群滿臉擔憂的學生們,露出了一個有些無奈卻又令人放心的笑容。


「My listener.即便我之前看起來是如此不可靠,但至少我也是有職業英雄證照的。」


他眨著綠色的眼睛,輕輕的搖搖食指。一改以前那般輕浮和誇張的語氣,...

【麥相】海邊的你。

※人魚麥X盲人相,私設青年時期。

全文7100一發完!

這好像是自己第一次寫PARO,希望大家會喜歡啊嗚嗚嗚

以下正文。

他是在那個吹著風的下午遇見那男子的,身穿一套貴氣西裝,手裡拄著根木製的高雅拐杖,從男人身上散發出的氣質啊,差點就讓山田一見鍾情了!他望的醉迷,盼的癡狂,他拜倒在男人不疾不徐的走路方式,沉淪於男人不茍言笑抿成一直線的薄唇,鬍渣散落在男人下頷附近,但這卻不給他的氣質減上一分一毫,那是一種慵懶地美感,山田想。或許男人是個家道中落的士族,經過戰爭後輾轉來到這沒沒無名的海邊,也或許男人遭遇了什麼,以至於對方總是板著一張臉,看不出一絲的活潑和歡快。他開始想像對方的身世和來...

【犬狼】畢業那一天。

超級短,只是想寫個小小段子/

一個在他們重逢後第一個滿月下的小回憶。


他們在那輪滿月下親吻。這當然不可能是路平提出的意見,那個老實人絕對不會希望讓自己的愛人身陷危險之中,尤其他在變為狼人時常會不受控的攻擊人類。

「你只管相信我,Moony。」天狼星朝他眨眨眼,像是當年玩世不恭的少年。

喔,當然,現在的天狼星還是像個小孩一樣,只不過受到了阿茲卡班的摧殘,不免顯得飽經滄桑。

「我們上一次這樣對話是什麼時後?」

「畢業那天吧?」路平輕輕地勾起嘴角。


那一天也是這樣,詹姆本來約了天狼星想去整整那隻可憐的小蝙蝠,但罕見的拒絕了。

「我還有事呢!」他揮手謝絕詹姆的計畫,大喊。「鹿...

【盾冬】說出我愛你的時機

※互攻暗示

※車

避雷點應該就這樣吧……(摸下巴

步驟很慢的老人生活(刪除線

想要寫默契很好又話少的他們!還請大家包容食用!

這裡先放一小段,完(會)整(被)內(屏)容(蔽)走連結!

※※※

說出「我愛你」三個字最好的場合是什麼呢?


巴奇‧巴恩斯沒想過這問題。


他跟史蒂夫在一起的理所當然,沒有人先告白,就像是命運早就為他們寫了劇本,有一天就自然而然的牽起彼此的手,在對方從戰場上回來時給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,還有在睡前的晚安吻。


他忘記是誰先開始這一連串的動作,就連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。


但,就這樣順其自然吧?畢竟誰都沒反對。巴奇享受這樣的關係,他喜歡在他伸出手...

【麥相】麥克生日後一天

日常不會取名;;

雙向暗戀設定!

有些歐歐西,像個小少女般不敢踏出去的兩人(

晚來一天但是為了配合內文喔!(不要說的理直氣壯

※※※

麥克今天在辦公桌上發現了一個小盒子,金閃閃的,貼滿了亮片和不均勻的金色亮粉。

老天,怎麼會有這麼辣眼睛的小玩意?他忍住自己皺起的眉頭,伸出手拿起盒子,轉弄著這發亮的小玩意兒。而當麥克正在思考這是哪一個孩子送他的禮物時,上頭的署名讓他的眼角抽搐了一下。

「相澤」

他不知道該感到意料之中還是感到意料之外。

這就是五味雜陳的感覺,對吧?

自己好友的美感爛到一個極致,這點麥克是最清楚的了,尤其是在看過他看過相澤幫小壞里買的衣服時。My god,他差點...

【帕露】病名為愛。

假裝自己還活著(
最近事情爆炸多,可能會神隱很久(爆哭

※寶石之國二創

  你是草原中那抹最堅毅的紅光。我曾經因為能與你並肩作戰而感到自豪,而當你衝著我一笑,我甚至聽見了身體裡的微小生物在興奮的尖叫。 

  我對你彤紅亂翹的捲髮有一種入魔似的痴狂迷戀,想看見他們在陽光下折射溫煦可靠的紅光,看見他們隨著你的步伐左右擺動,看見他們隨著你舉刀揚起落下。但你卻突然不動了,駭人空洞佔領你白潔無暇的胴體,雙眼死死閉上,我叫著你的名字,帕帕拉琪亞,不過你卻再也不會用那流露出溫柔目光的鳳眼安慰我,再也聽不見你深沉磁力的聲音跟我說:露琪亞,我在。

  我隔著手套輕輕撫過你的臉頰,拇指從鼻翼邊滑到眼尾。我跟...

【MHA】他們都在追求各自的光─03

前文連結:【布雷森特‧麥克】─01

     【八木俊典】─01

名字後的編號為由他們的視角開始的第幾個故事,閱讀順序從上至下即可//

非CP

※布雷森特麥克、歐爾麥特、相澤消太中心,其他人少量

※私設為歐爾麥特在神野之戰就辭了雄英教師工作

※第一人稱視角


──

【相澤消太】─01

  聽說在醫院第一時間發現歐爾麥特先生時,全身是血,嘴裡喃喃著一些旁人聽不懂的話語,精神狀況極度不穩定。

  手機屏幕上顯示著塚內警官寄來的短信,內容大致上是他身在遠處,任務在身,無法第一時間回來照料歐爾麥特先生,逼不得已只能拜託我了。

  他最後又補充了一句:相澤先生看起來就是很能讓人...

【埼傑】從前從前,世界最強的男人說他不想回來了

考完試的我特高產……

以下正文。

※※※

  從前從前有個男人,他很強,他真的很強,可以一拳將怪人打飛,還可以一拳將隕石打碎,他真的很強,只不過是個光頭。

  從前從前,還有個改造人。他的名字是傑諾斯,有著金色的髮和黑色的虹膜,他曾經是個快樂的男孩,直到有個瘋狂改造人將他的故鄉毀得連渣都不剩。

  金髮的男孩流著淚,望著陷入火海的、曾經的故鄉,暗暗在心裡發誓,他這輩子一定要復仇。

  有一天,他們相遇了。

  「老師,請告訴我變強的方法。」

  「我不知道啦。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?別問了!」

  「是的!老師」

  這樣的日常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傑諾斯總是會跟在埼玉的屁股後面...

【MHA】他們都在追求各自的光─02

前文連結:

【布雷森特‧麥克】─01

非CP

※布雷森特麥克、歐爾麥特、相澤消太中心,其他人少量

※私設為歐爾麥特在神野之戰就辭了雄英教師工作

※第一人稱視角

──

【八木俊典】─01

  我再次睜開了雙眼,天花板蒼白的看不見任何瑕疵,像是要將我的理智與它相互融合,回歸成最初的那份空白。

  我完全打不起精神,從腳趾頭往上到大腿根部,從頭髮的末梢到中指的指甲,器官們都在尖叫,拜託我別動,拜託我讓他們好好休息,睡一個好覺。

  但若這樣休息下去,我應該再也沒有起身的機會了。

  Allforone。記憶像是蛇一般蜿蜒爬入腦袋,那條記憶的蛇從左耳爬進,再從右耳爬出,滑溜的觸...

【麥相】有一隻青鳥,牠甘願受人飼養。

那個長篇可能要等到有長假才會寫了(掩面,不過我一定會完坑的!但現在只會偶爾浮水丟腦洞短篇。

※日常起名廢

※雙方黑化有

※有大概提到八齋會劇情

---

山田陽射熟練的拉開房門後小心翼翼的關上。相澤消太的房間幾乎沒什麼東西,所以就算不是很了解他房間的格局,要撞到東西也是有些難度。


室內昏暗,依稀習慣黑暗的雙眼僅能捕捉到輪廓。

相澤消太的房間裡少了一般人房裡常有的時鐘滴答聲。那會打擾到睡眠,他在一次的談話中提到,細眉微蹙。

山田走到床邊,輕巧的跨上那熟睡之人,望著對方的睡顏,他不禁覺得諷刺。

如何輕巧不被對方發現的行動,正是受身下人的指導。

兩人的呼吸聲交互參雜,此起彼落。...

©小然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