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然  

【麥相】內奸。

※內奸麥克X俘虜相澤
※內容短小
※腦洞清奇
嗚嗚嗚麥克把你A的智商寫笨了對不起(##

全員(兩個人)歡樂向!以下!

※※※

【1】

他是被冷水潑醒的。

雙眼遭矇,手也被反綁在身後,還隱隱約約的聽到對方的輕笑。

「很意外吧?Eraser。」慵懶的聲音響起,但即便他說話的語調跟以前完全不一樣,相澤還是可以認出那人。畢竟都相處了15年。

相澤反射性的抬頭望向音源。

「麥克?」他問。久未被水所潤滑過的喉嚨乾澀,引起一陣猛咳。

「真不愧是Eraser啊。」他拉了長音,伏下身用手指輕抬起對方下頷,金髮落在他的臉上,搔的相澤有些不耐。「Bingo!」

「欸。」

「怎麼了?無法相信我是內奸嗎?哈哈哈哈……太天真了呢,Eraser,勸你不要再對我抱持著無謂的期……」

「你腳邊有蟑螂。」

「咿啊啊啊啊啊啊──等一下Eraser你眼睛被矇住了不是嗎?」

「噗。」

麥克怒了。「不要笑啊渾蛋!給我搞清楚你現在的狀況!」

好啦好啦,知道了。相澤敷衍的回,然後往旁啪噠一聲倒下。

「欸欸,Eraser你還好吧?怎麼突然倒下去了?」他慌張的搖了搖對方,結果只得到了含糊在嘴裡的煩死了我很累要睡覺,拷問明天再來現在給我滾蛋的回答。

你才剛醒欸!而且我還叫了超久!麥克幾近崩潰的大叫。

那是被你打昏的不算,總之不要吵我睡覺。相澤沒有要爬起來的意思,甩甩頭讓頭髮蓋住自己的臉表示拒絕接客。

於是我們的雄英大內奸只能摸摸鼻子垂頭喪氣的走出牢房,暗暗想著早知道就不要抓Eraser那個那麼難處理的傢伙。

唉。麥克嘆氣。

早知道就抓13號了,那傢伙感覺好處理多了。

【2】

他今天又是被冷水潑醒的,相澤對於這點有點不爽。

「你不能好好的叫人起來嗎?」他抬頭望向應該是麥克的位置抗議。

「你個混蛋以為抬水桶很輕鬆嗎?我在這邊叫你叫了快一個小時了!」

喔。相澤打個呵欠。

「啊。」麥克的聲音離他臉又更近了一點,應該是蹲下來了?

「蛤?」

「不張嘴我要怎麼餵你,還是你是用鼻子吃東西不成?」麥克翻了一個白眼後才想到對方看不到,於是拿湯匙戳戳相澤的嘴以示他的不爽之情。

你沒頭沒尾的突然說個啊,誰知道你是要幹嘛?相澤翻了個白眼。現在去哪裡找還會餵人吃飯的反派?

但不得不說他已經很久沒有進食了,依循著動物的求生本能就這樣張口就咬了下去。

「你應該不會在食物裡摻些奇怪的東西吧?」相澤突然想到,停下咀嚼的動作,叼著湯匙問。

「Yeahhhhhh,Eraser真聰明呢……」

「……我加了辣椒喔!5根喔!」麥克沾沾自喜的插腰,仰頭哈哈大笑。

「……」他把嘴裡的飯一口吞下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我不怕辣。」相澤本來想繼續沉默的,但看這可憐的反派一個人尷尬那麼久也覺得於心不忍,而且不想一直叼著湯匙,想叫對方趕快把湯匙從嘴裡拔走,所以打破了沉默。

「……」麥克沒有沒有說話,默默地將湯匙拔走然後又添了一口塞進對方嘴裡。

就這樣一直保持沉默,誰也沒有再說話,雖然耳根清靜了些,但相澤還是覺得有點奇怪,照對方那個不說話會死的個性,怎麼會安靜那麼久?

「……吃完了、我要走了、再見。」接著他聽見了收拾碗筷的聲音。

「你怎麼突然安靜那麼久?」相澤在還沒聽見打開牢門打開的聲音時,問。

「看你、吃的那麼自然、我以為不會辣、吃一口、辣到舌頭、很麻、說不出話。」麥克斷斷續續的說,隱隱約約還能聽見一點哭腔。

然後他聽見快速跑離的腳步聲。

「那傢伙就算是反派也是個笨蛋呢……」

※※※

謝謝你看到這裡<3

评论(16)

热度(112)

©小然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