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然  

【MHA】他們都在追求各自的光─02

前文連結:

【布雷森特‧麥克】─01

非CP

※布雷森特麥克、歐爾麥特、相澤消太中心,其他人少量

※私設為歐爾麥特在神野之戰就辭了雄英教師工作

※第一人稱視角

──

【八木俊典】─01

  我再次睜開了雙眼,天花板蒼白的看不見任何瑕疵,像是要將我的理智與它相互融合,回歸成最初的那份空白。

  我完全打不起精神,從腳趾頭往上到大腿根部,從頭髮的末梢到中指的指甲,器官們都在尖叫,拜託我別動,拜託我讓他們好好休息,睡一個好覺。

  但若這樣休息下去,我應該再也沒有起身的機會了。

  Allforone。記憶像是蛇一般蜿蜒爬入腦袋,那條記憶的蛇從左耳爬進,再從右耳爬出,滑溜的觸感遍佈全身,牠在我打著石膏的雙腿上盤踞,黑色的鱗片如黑曜石般深邃而亮麗,身體卻像是從下水道爬出來一般發酸發臭,我能從那烏黑的鱗上看見日光燈的倒影,那條蛇邪惡的向我吐了蛇信,豎瞳裡是藏不住的嘲諷。正當我想將那條蛇趕走,他卻在這時一溜煙的竄入我的鼻腔,然後消失不見。那條蛇觸碰過的地方,全部都有了自己的記憶。我想起了Allforone,想起拳頭揍向他時,那種拳拳到肉的觸感,想起打在身上的細碎瓦礫,想起一邊淒厲嚎叫的孩子們,想起了那個泛著紅光的夜晚,以及隨著高聳入雲的火焰一齊蒸發的、英雄的血液。

  石膏、繃帶、點滴、還有好大一台的精密儀器,黑底綠線顯示著我的心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東西不該出現在我身上,一個都不該出現在我身上。皮膚似乎對那些物體過敏,凡是碰到那些醫療用品的地方無一好受,像是被針扎般的刺痛,而被扎痛的地方從傷口處燃燒,溫度極高,從骨髓內開始熔化著四肢百骸,蒸氣由裡而外的蒸騰,滾滾岩漿再差一秒就要從身體裡宣洩而出,但就在下一秒,熔岩凝結了,毛細孔就在一瞬間緊縮,那感覺實在不好受,不過延緩了身體裡的灼燒感這點,我倒是蠻高興的,只不過這種高興持續沒多久,我便感覺自己的血液像是被凍結了一般,開始瑟瑟發抖,我使著發抖的手腕拉起棉被,將自己裹得更緊實一點,理所當然的徒勞無功。

  我開始想吐,頭往一邊歪過就嘩啦啦的吐了滿地穢物,瀏海沾到了一些,但現在的我沒有力氣去管那麼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意識矇矓,我彷彿聽見那條黑色的蛇對我說話,口氣甜膩的令人作嘔,不過字字清晰,我不想聽都不行。

  八木俊典啊!你何不將那些繃帶拆掉呢?你可是英雄,不需要那些東西你也能好起來的。

  我搖了搖頭,但身體不像是我的。黑蛇搶走了身體的主控權,他控制著我,讓我的手去撕掉那些繃帶。

  疤痕怵目驚心,血與膿,紅色與黃色,甚至有些地方參了點黑色,這些東西也都不屬於我,全部都不屬於我,我閉著眼不想去面對這些事實,不過那條蛇又開口了。

  八木俊典啊!那些東西的確不屬於你啊!你是我們的英雄、我們的光,太陽不會有傷痕,他們是光鮮亮麗的!將那些不屬於你的疤痕也拆掉吧。

  我再次搖搖頭,我知道絕對不能這麼做,但身體卻不是我的,蛇將尖牙刺入大腦,毒液開始麻痺全身上下,我看見自己在抓著扒著那些傷口,但經過神經元傳導回來的感覺卻是暖洋洋的。

  我突然想起小時候街角的那間麵包店,經過時會有幸福的香氣,從裝飾著小花盆的窗口冒出來。

  過了一陣子,我聽見自己在尖叫,我不知道為什麼。

  再過了一會,我發現自己在哭。

  但同樣的不知道為什麼。

──

~tbc.

2018-04-02 评论-4 热度-17 我的英雄学院欧尔麦特
 

评论(4)

热度(17)

©小然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