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然  

【埼傑】從前從前,世界最強的男人說他不想回來了

考完試的我特高產……

以下正文。

※※※

  從前從前有個男人,他很強,他真的很強,可以一拳將怪人打飛,還可以一拳將隕石打碎,他真的很強,只不過是個光頭。

  從前從前,還有個改造人。他的名字是傑諾斯,有著金色的髮和黑色的虹膜,他曾經是個快樂的男孩,直到有個瘋狂改造人將他的故鄉毀得連渣都不剩。

  金髮的男孩流著淚,望著陷入火海的、曾經的故鄉,暗暗在心裡發誓,他這輩子一定要復仇。

  有一天,他們相遇了。

  「老師,請告訴我變強的方法。」

  「我不知道啦。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?別問了!」

  「是的!老師」

  這樣的日常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傑諾斯總是會跟在埼玉的屁股後面,將自家老師的一舉一動記錄下來,而埼玉老師也總是嫌他煩,常常在他的弟子開口之前,便面命耳提的叫他記得濃縮成二十字以內。

  不知不覺,傑諾斯從入門的小徒弟,與那位他所敬愛之人攜手走了將近半個輩子。

  他的埼玉老師仍舊不變,他還是會看著超商買的少年漫畫,一邊蹺著二郎腿打呵欠,不一樣的是,他的老師手上多了一枚銀色的戒指,與傑諾斯的同款。

  這樣的日常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這對甜蜜的小倆口啊,一個不自覺就在一起了好久好久。

  真的是好久好久。

  有一天,埼玉老師放下了漫畫,轉頭問傑諾斯:

  「我說啊,傑諾斯,我們走吧。」

  「走去哪裡?」弟子問。

  「我也不知道,但不會再回來了。」他回答。

  傑諾斯用力的點了頭,將粉紅色的小圍裙脫了掛在牆上,想要整理行李時被他的老師制止了。

  「我們不會回來了。」埼玉再講了一遍,這時他的弟子才了解到他話裡真正的涵義。

  「是!」

  埼玉換上了他的招牌英雄服,手裡拿了一些零錢。他記得今天速食店的薯條有特價,買一送一,剛好可以跟自家弟子分著吃。

  傑諾斯站在鏡子前面好久好久,他不知道要換上哪一件衣服才好,他拿了淡藍色的帽T,又拿了一件無袖外套,甚至還找出了之前婚禮穿的白色西裝,但他都不知道該換哪一件才好。

  埼玉拍了拍弟子的肩膀,露出一個笑容,說:

  「就穿這一件吧,我最喜歡的。」

  傑諾斯順著老師的手指一看,看見了一件灰色的無袖背心,袖口和領口滾了一層白色,這件衣服與前面幾件相較起來顯得樸素許多,但自家老師喜歡,還嫌什麼呢?

  傑諾斯用力的點頭答了個是,然後將衣服套進身體裡面,跟他最愛的老師手牽著手出門了。

  他們首先經過了速食店買了兩份薯條,當埼玉拿著薯條從店門口出來實,弟子笑著,笑說老師的衣服跟薯條包裝配色根本就一模一樣。埼玉也笑了,然後遞出一包薯條給自家弟子,兩人邊走路邊吃著,整條街都是炸物的香味。

  他們就這樣一直走,一直走,薯條不知不覺就只剩下了盒子,世界上最強的男人將紙盒折成扁扁的,在兩手之間不斷把玩,從右手丟到左手,再從左手丟到右手,他的弟子看見這景象,連忙想掏出筆記本將老師的動作記下來,但當他的手伸到褲袋時才想到,他已經不需要變強了。

  他們最後走到了海邊,天空有雲,看不見滿天星斗。

  埼玉撇著嘴抱怨著天氣的不應景,然後往天邊用力的一劈,雲就這樣被他劈開了,像是摩西分紅海一樣,天空以他們為中心擴散,碎鑽一樣的星星露了出來,月兒彎彎掛在一旁,景色甚是美麗。

  男子笑了,他的弟子也跟著笑了。

  男子的唇貼近弟子的耳旁,輕輕地說了一句話,弟子皺著眉頭,看上去快要哭了,雖然他根本沒有淚水。

  「老師。」

  「怎麼了?」

  「我愛你。」

  「我也是。」

  兩人再度相視一笑。

  改造人和世界上最強的男人十指緊扣,數到三後往海裡縱身一躍。

  然後再也沒有浮上來。

──

  「老師!看看我撿到了什麼!」

  金髮的小男孩邁著白白胖胖的雙腿撲向黑髮少年,沙灘上留下了一排小小的腳印。

  「嗯?讓我看看。」

  少年從男孩手裡接過了物品,那是一隻破洞的紅色手套,還有生鏽的小螺絲釘,又舊又髒,看起來頗有年紀。

  「哦,或許只是被浪打上來的垃圾吧。」少年回答,但卻不知為何的對手上的物件愛不釋手。

  「你要把他們帶回去嗎?」少年問。

  金髮的男孩搖搖頭。「這是屬於這裡的東西,我不能帶走他們。」

  「那就留在這裡吧。」少年回應,輕輕的將手套和金屬零件擱在地上。

  浪花打了上岸,沙灘上已看不出男孩腳印的痕跡,皮製的紅手套和生鏽的零件被浪花打溼,映著夕陽餘暉。

  少年跟男孩手牽著手離開沙灘,兩人有說有笑,看上去非常快樂。

  ──「願我們來世能當個普通人,平平凡凡、幸幸福福的永遠生活下去。」


※※※

謝謝你看到這裡<3

2018-04-03 评论-5 热度-65 一拳超人埼杰埼玉杰诺斯
 

评论(5)

热度(65)

©小然 Powered by LOFTER